别看“吕不韦造”只是短短几个字,但是意义却很沉重,这些装备时刻于士兵同住,可以无时无刻的暗示士兵装备是吕不韦造的,久而久之,大秦的士兵,可知有吕不韦,而不知大王。

对于想中央集权,试图建立无上王权的秦王政来说,是万万不可接受。秦王政需要秦国的士兵,可以不知天下是何物,但一定要熟知他们的王,能够王指那打那。

大秦的兵,是秦王的兵,不是任何将领王公、朝堂大臣的。因而当吕不韦对自己“雕刻”装备很得意之时,我们的秦王政已经起杀心,秦王政登基之前,自己和父亲的继位都是血腥政治杀戮。所以当吕不韦染指军队,对于秦王政来说是不可饶恕,是对自己最大威胁。

不过撇开《大秦赋》这部电视剧,吕不韦这一行为,其实是符合吕不韦自己定的秦制,根据秦制的要求“工师效工,陈祭器……,必功致为上,物勒工名,以考其诚。工有不当,必行其罪,以究其情”

工匠需要把自己的名字刻在装备上,以备后续若出现质量问题,可以快速的追责,进而警示制作者不能偷奸耍滑,要认认真真地完成自己的物件。

由此可见若吕不韦在说话的时候,不要得意洋洋,感觉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而是搬出秦律结合语境发言,即可安秦王的心,堵大臣的嘴。

秦王的杀心可能就不会起,日后秦王政在判定吕不韦是否是威胁的时候,也会多一丝丝顾虑。

谨言慎行,聪明过人往往栽到得意忘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