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赋》暗示秦始皇父亲,就是吕不韦,大秦王室早就易主

从《大秦赋》学点啥第4期

回看秦始皇的一生,出生到死亡可谓都争议不断,尤其是在身世问题上,学者们已经争论几千年了。而这一切的起因,源自一场不怎么光彩的交易。

秦庄襄王还叫异人,是大秦太子安国君之子的时候,由于母亲夏姬并不受宠而备受冷落。无奈被迫成为秦赵缓冲的棋子,以质子的身份被派往赵国邯郸。

异人在邯郸的时候,秦赵正好交恶,双方在战场上厮杀不断。异人悲剧的成为赵国权贵们的发泄桶,监视、刁难不断,甚至他的出行、住所都无法妥善安置。《史记》记载:车乘进用不饶,居处困,不得意。

就在异人绝望被抛弃时,商人吕不韦出现,二者如同多年不见的好友相谈甚欢,离别之时更是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共赴光明未来。

根据合作框架,吕不韦用财力、人脉帮异人摆脱困境,并扶摇直上秦王之位。而异人这边则承诺,会给予吕不韦大量土地、高高在上的爵位作为回报。

秦始皇的母亲赵姬,就是这场决定秦国命运的政治交易筹码之一。赵姬本来是吕不韦的姬妾,不但有着绝美的面貌,还擅长歌舞,翩翩起舞之时宛如仙女下凡。

一日,吕不韦与异人会谈时,异人被一旁伴舞的赵姬迷住,而吕不韦当场就看出他的心思,不久就将赵姬送入异人府,作为新的投资筹码送出。

秦始皇的身世也就从这里开始有了不同猜测。《史记-秦始皇本纪》说:庄襄王为秦质子於赵,见吕不韦姬,悦而取之,生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於邯郸。

但是当司马迁写《史记-吕不韦列传》时,他又莫名写1句让人浮想联翩的话“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

《史记》用前后矛盾的撰写,成功把秦国《秦史》的官方记载给弄出争议,后世史学家们对秦始皇是不是吕不韦儿子,异人是否当的是便宜老爸的讨论从未间断。且传着传着,目前中国被公认的权威史书集合中,《史记-吕不韦列传》的说法被广泛采用:

《汉书·王商传》:“臣闻秦丞相吕不韦,见王无子,意欲有秦国,即求好女以为妻,因知其有身,而献之王,产始皇帝。”

《资治通鉴》:“吕不韦娶邯郸姬绝美者与居,知其有娠,异人从不韦饮,见而请之,不韦佯怒,既而献之,孕期年而生子政,异人遂以为夫人。”

由此可见,古代的舆论场是认同吕不韦“设计替国”——用女人的肚皮,亡不可一世的大秦赢氏王族。

不过古代的医学水平、卫生认知有限,他们是很难在孕妇没有“显怀”的情况下,精准判断女子是否怀孕,要知道我们现在的验孕棒有时都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