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王政继位大统之后,跟太后赵姬有私情的丞相吕不韦意识到这段关系不能再保持,随时可能会有杀头之罪,王家颜面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但是太后赵姬此时正值芳龄,他需要一个男人满足他所需。于是吕不韦为让自己顺利脱身,向赵姬推荐嫪毐,并设法使嫪毐获得假太监身份,进而常住赵姬寝宫。

嫪毐长得魁梧俊俏,赵姬非常喜欢他,日夜与其通奸,甚至还怀上嫪毐的孩子。后世野史更是传言嫪毐在男女云海之事上,是当世男儿中的佼佼者。

那么问题也来了,太后在先帝去世多年后,依旧生下孩子,这个孩子可谓是太后放荡的铁证,那么嫪毐该不该要这个孩子?

《大秦赋》中当赵姬把这个消息告诉嫪毐的时候,嫪毐是兴奋得像个小孩,拉着赵姬的手呼喊道“我们有孩子了……我们有孩子了”,初为人父的喜悦感由心而出。

不过此时的赵姬内心深处是五味杂粮—不是滋味。作为母亲的本性,怀下宝宝她应该很高兴,这是母性。然而作为太后的身份,她又不得不为自己的未来担忧。

身在王家之内,此时赵姬不止是她自己,她还代表着秦国王室,乃至于整个秦国江山,个人私生活更是秦国的颜面。

因而面对嫪毐还有点孩子气的兴奋,赵姬不得不冷漠的说道:瞎高兴什么啊!淫乱后宫,致太后怀有身孕,你罪该万死。

赵姬的一番话,可谓是句句在点子上,先是用“瞎高兴”泼冷水,让嫪毐冷静,然后跟嫪毐讲清楚现状,让其明白自己的处境是什么。

赵姬心里很是清楚,遇到大事,只有先搞清楚状况,才能够对阵下药,像嫪毐那样的激动,是处理事情的大忌,她需要嫪毐成熟起来,有作为自己男人的担当。

嫪毐虽然看似孩子气、没有城府,其实本质上她比赵姬心中有数的多,且是充满野心。当赵姬强调这个孩子不能留之时,嫪毐开始了表演。

嫪毐用心痛的语感、不舍的眼神大打感情牌,说道“得留啊!那是我们的孩子”。

赵姬被感动,但她想到可能的结果,情绪开始失控,撕心裂肺对着嫪毐说道“留他你就得死”,赵姬是对眼前男人动真情了。

嫪毐动情没有?不知道,但他立马又开始表演,熟练地跪着说道“小人愿死,求求您了太后”。

嫪毐抓住女性对自己孩子难以割舍的母性,用愿意赴死的决心换得赵姬对他认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