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人凤作为蒋介石的鹰犬,情报部门负责人,属于忠心且眼中有事的那种,他看着自己主子很忧愁,觉得要是此刻不做点什么,就是失职了。于是毛人凤起草《关于大陆失陷后组织全国性游击武装的应变计划》,要潜伏特务阻碍新中国发展。

蒋介石很满意毛人凤的方案,在他眼中这是对新中国武装的“以牙还牙”。因而蒋介石是把方案作为自己最后签署的重要文件,在12月12日签完方案,等命令下达出去,才动身从北较场出发,前往成都凤凰山机场,在哪里专机已经等候多时。

从北较场到凤凰山,要途径欢喜庵、驷马桥、高笋塘、平桥子、金华街等成都人口相对密集之处。蒋介石为了防止中途出意外,非常的费心,在自己前线兵力极其不足的情况下,依旧紧急从29集团军调配1个团的兵力来沿街站岗。

站岗的士兵,此刻全然不知自己是在护送“主子”跑路,他们头戴“十二星钢盔”,荷枪实弹的注视四周,不准任何人,未经允许接近主干道。远看这些士兵,还有点威武的感觉,一点也不像是即将跑路之兵。

陪同蒋介石走完在大陆最后一程路的是“太子爷”蒋经国、侍卫副官党春明,他们乘坐的车,是一辆黑色轿车,一路上跑得飞快。

大约在下午2点,蒋介石到达了凤凰山,此刻他披着一件呢子大衣,有点吃力的往专机上爬,爬的有点慢,蒋介石时不时还回头看看凤凰山,悄悄丰沃的天府之国,眼里全是“不甘心”。

蒋介石的不甘心是枭雄的心,不是爱民的情。他走了,那时那刻的大陆百姓敲锣打鼓乐翻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