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四川虽接壤,昆明与成都也是相隔数百里以上,中间还有艰难蜀道隔断,卢汉想亲自抓蒋介石,条件不够啊!不过为了日后日子好点,卢汉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上。

卢汉焦急地翻了翻自己的通讯录,看了看全国局势图,听了一下最近各地宣布起义的广播。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卢汉心躁心烦之时,他的下属带来了好消息,在通报起义的电报中,他们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国民党西康省主席刘文辉,已经在雅安宣布起义了。

刘文辉是老对手,也曾有矛盾,但毕竟认识多年,沟通渠道还是多多的,中国的人际关系中,只要是熟人就好办事,天大的矛盾,共同利益下都可以亲密无间。所以卢汉急忙给刘文辉拍去电报,让他务必把蒋介石给逮住,示意这是日后过日子难得的保证。

卢汉的电报痛点十足,刘文辉也有要行动的意思,蒋介石这边的鹰犬军统、中统等,此刻也还算尽忠职守,鼻子非常敏锐地闻出了味,蒋介石也就很快得知了消息。

自己要命悬一线,蒋介石开始着急了,着急各路人马开会商量如何“逃命”。但是作为统治大陆数十年的当权者蒋介石,此时此刻依旧放不下他在民国军阀混战中摸爬滚打而来的土地,心中不甘心自己输了。军阀混战蒋介石都赢了,最后还得亡命天涯,蒋介石的自尊受到严重的打击,此刻的他心中最大的疑问,可能就是怎么就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