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况,这些旗主本身的身份也不低,上三旗的旗主那可是地位最高的那一位,龙椅上的皇帝,谁敢说他权力小?再说这下五旗,正红、镶白、镶红、正蓝、镶蓝的旗主分别是礼、肃亲王、克勤郡王、豫、郑亲王,本是就是世袭的爵位,自带光环的那种,便是什么都不做,也有朝廷的荫庇。

再者,作为旗主,他们属下的旗人对他们那可是要尊着敬着的,等级分明得很。《清稗类钞·旗奴为旗主丧事司鼓》中就记载着,“上忽问军机大臣以松筠请假之故,满军机以该旗主家有丧事例往当差为答。”

这里面就说了一个故事,军机大臣以松筠有一天请假了,请假干什么呢?去吊唁自己的旗主。这军机大臣是什么人,那可是皇帝重臣啊,手握实权的皇帝亲信,这么地位高的一个人,自己的旗主去世了,照样还是得恭恭敬敬地去当差,可见这旗主的地位也是不一般的。

所以,这八旗旗主的权力虽说一代一代在削弱,但还是不容小觑。

参考资料:李喜林.清初八旗及旗主[J].兰台世界,2001,(12):4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