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可夫的眼泪

1939年5月11日,正当德国准备磨刀霍霍向波兰之时,日本人先摸了“北极熊”苏联的屁股。在诺门罕一代进攻蒙古人民共和国,希望以此为跳板,冲击苏联广袤的西伯利亚版图。

朱可夫的眼泪-

苏军坦克

进而完成赶走苏联人,独自称霸亚洲的“北进计划”。但遗憾的是,日本人一个不小心踢到了铁板之上,苏联人用铺天盖地的炮火,在诺门罕战役中将日本打的“满地找牙”。

同时直接致使日本国内主张“北进西伯利亚”的势力,完全被主张“南下东南亚”的势力压了一头,间接决定了二战中的日本,不再打苏联,选择在海洋上跟美军“针锋相对”。

而指挥士兵将日本“揍”的“不敢”北上的苏联将军,即为我们所熟知的朱可夫将军,当时他任职为驻蒙苏军第1集团军司令,是苏联在亚洲最重要的将领之一。

整个诺门罕战役中,朱可夫抛弃跟日本人打阵地战的传统军事对战模式,启用了完美的陆空火力配合。战后统计苏联在战役中,共计投入了498辆坦克、809架飞机。

朱可夫的眼泪-

日军坦克

实战之中朱可夫先是利用装甲部队将日军团团包围,然后调集重炮部队、航空部队上场克敌,一时间航空炸弹投射、重炮射击以及坦克火力压制下,日军被打的“体无完肤”。

朱可夫也因此荣获了“苏联英雄”称号,并在此后的1940年得到了大将军衔,以及苏联最大军区基辅特别军区的司令员职位。

简而言之即是朱可夫从苏联驻蒙古的一名军长,摇身一变成了军区司令,可谓“升官吉祥”。但是从朱可夫在蒙古的副官沃罗特尼科夫记载的朱可夫下属米哈伊洛夫上校的回忆可知,当时的朱可夫流泪了。

朱可夫的眼泪-

朱可夫

回忆内容大致如下:朱可夫对所有来为他上任而送行的人表示了感谢。谈话间他表现得很克制。偶尔他也开玩笑说“我们还会再见面”,但送行的人发现坚强的上司留下了眼泪。

且当沃罗特尼科夫向朱可夫求证当时是不是真的流泪,以及为什么会流泪之时,朱可夫毫不避讳的给出自己的答案“战争不可避免,一别可能就是天堂与地狱”。

当时的朱可夫在接受任命前,曾跟莫斯科的政治局委员进行沟通,沟通的直接结果显示,苏联这边已经基本确定在欧洲的战争即将来临,且这个战争不可避免。

朱可夫的眼泪-

而战争的直接结果,就是会牺牲很多人,且因子弹不长眼睛,任何人都可能牺牲,为朱可夫送行的战友们也不例外。

考虑到人心都是豆腐长的,面对这种几乎等同生死离别的场景,朱可夫留下眼泪属于正常,不留才是不正常的“冷血动物”。

朱可夫对自己这离别时刻流泪的细节描绘如下:……不知怎么地,我有点儿不自然,接着我就忍不住了。我认为,对于我来说战争已经开始……。

朱可夫,一位被称为“苏联战神”的将军,但他也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人,也有七情六欲。

参考资料:朱世崴.血战诺门坎[J].现代舰船,2001

《二战秘密档案》 索科洛夫

袁载誉,知名文史撰稿人,专注世界历史。瞭望智库特约历史观察员、澎湃新闻湃客栏目特约作者、被评为百度动态2018年年度红人、百度动态历史领域最具人气作者

喜欢()
热门搜索
袁载誉
站长
227 文章
1 评论
69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