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蒙古铁骑横扫欧亚大陆的13世纪,为了获取日本的白银蒙古人曾于1274年和1281年,2次组建数十万大军东征日本。

不要命的撞军舰,日本“神风特攻队”真的不怕死吗?-

面对在冷兵器时代几乎“无敌”的蒙古铁骑,当时的社会舆论普遍认为日本“要亡了”。但老天爷似乎眷顾了日本人,蒙古舰队开进日本海领域,即遭受狂风暴雨袭击,落了个“惨败”。

正因“偶然”发生的暴风,让日本避免了在13世纪像宋朝一样被征服的命运,日本民间开始流传起“神风佑日本”的传说,我们熟知的“神风特攻队”,名字中的“神风”即取意于此,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希望它能够像“神风”一样拯救快兵败的日本。

二战期间,自1942年5月日本联合舰队在珊瑚海海战中被美国人击退,美国同年又相继打赢了中途岛海战、瓜达尔卡纳尔海战,使日本海军元气大伤,逐渐丧失了对西太平洋的控制权。

1944年下旬凭借重新掌握的“制海权”,美国由哈尔西将军率领,以八艘巨型攻击航空母舰、八艘轻航空母舰为主力的大军直逼菲律宾,它肩负“收复”菲律宾一雪前耻的重担。

菲律宾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前是美国在亚洲的殖民地,1942年日本南下横扫东南亚之时,美国因战力不敌日军而被迫放弃菲律宾。

不要命的撞军舰,日本“神风特攻队”真的不怕死吗?-

面对咄咄逼人的美国士兵,驻扎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日本联合舰队第一航空队计划出了一个“疯狂”的退敌之法“敢死冲撞攻击”。

舰队司令大西泷治郎在1944年10月接管舰队之时,整个舰队没有一艘航母,能战的飞机只有约40架,直接对抗以数艘航母为主力的庞大美国舰队,无疑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所以出于让牺牲的价值最大化考虑,大西泷治郎提出将零式战斗机装满每枚重250公斤的炸弹,然后让飞行员驾驶战机猛撞美国航母甲板,进而达到将其击沉的目的。

“日本面临着可怕的危机,拯救我们国家已经不是那些部长的力量所能做到的,也不是总参谋部和其下属单位指挥官及像我这样的人所能做到的。如今,这样的责任将由像你们这样的纯洁的有为青年担当起来。”

为了让士兵能够甘心去送死,大西泷治郎将他们的行为上升到了拯救国家的高度,让他们认为如此方式去赴死,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

不要命的撞军舰,日本“神风特攻队”真的不怕死吗?-

为了能够图一个好彩头,“空军敢死队”被改称为“神风特攻队”,大西泷治郎希望其能够像13世纪帮助日本抵御蒙古人的“神风”一样拯救快兵败的日本。

10月25日“神风特攻队”正式参与战斗,并在此后数日的战斗中相继击沉了美国普林斯顿号航空母舰、美国圣路易斯号航空母舰,一时间“神风特攻队”这种手段成为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眼中的“救命稻草”。

散布在亚洲各地的日军纷纷组建“神风特攻队”,太平洋战争最后时刻的莱特湾海战、硫磺岛战役、冲绳战役均有“神风特攻队”直接用飞机当“人肉炸弹”撞击美国军舰的身影。

然而由于美军很快就普遍且密集的装备高射炮这类防空装备,“神风特攻队”几乎还未接近美国军舰就被击落,据战后统计,神风特攻总共出动了约4000架次,损失约2000架,撞击成功率仅5%,击沉率更是还不到1%。

不要命的撞军舰,日本“神风特攻队”真的不怕死吗?-

但是日本高层并未及时放弃这类战法,甚至研制出了作用于“神风特攻”的专用飞机“樱花特别攻击机”。这类战机几乎没有自主动力,依靠轰炸机挂载至敌舰近处抛出,可谓是有去无回的“棺材”。

至于作为“神风特攻队”的成员是不是真的不怕死?从人性的角度来说几乎是不可能,毕竟我们有潜意识的“求生欲”,不管情况再怎么危险,在它的催动下人类想的最多的就是活下去。

因而“神风特攻队”不可避免的出现“逃兵”。1945年8月日本航空兵第四号王牌坂井三郎在执行“特攻”任务之时,一遇到美国战机拦截,立马就掉头回基地。

一位叫佐佐木友次的飞行员更是绝了,前前后后参与了“八次神风特攻”,结果次次以天气不好、空中迷路等客观因素返航。

上述行为随着日本战败越来越明朗,出现在“神风特攻队”中频率就越来越高,乃至于最后日军高层不得不对部分抵触情绪比较高的士兵,进行“捆绑”上机,以及不提供伞具。进而断绝他的“求生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