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4月30日,只听柏林总理府地下堡垒传出“清脆”的枪声,将人类拖入世界大战的大魔头希特勒,结束了自己充满“野心”与“罪恶”的一生。

戈林:法庭上拒不认罪,主审法官:出众的枭雄-

与此同时随着他的死亡,横扫欧洲的纳粹帝国彻底烟消云散,曾经的纳粹高官们也都沦为了阶下囚,在昏暗的监狱中接受全人类的审判。

但在整个审判过程中,并非所有纳粹高官都为自己的罪行悔过。纳粹元帅赫尔曼·威廉·戈林公开选择“拒不认罪”。他强调战败的永远是被告,战胜的永远是法官,负责审判他们的特别法庭“纽伦堡法庭”在他眼中并不是合法的存在。

至于他个人想要怎样的战后结局,从他得知希特勒死亡后的所作所为来说,可以简单的归纳成为4个字“荣誉和平”,即想着自己战后应该继续成为“权力者”。

由于戈林在4月23日因收到希特勒已失去行动能力的错误情报,亲自拍发电报到柏林,询问自己是否可以接希特勒的班,以纳粹帝国最高领导人的身份接收所有德国权力。(希特勒曾在1941年6月29日将戈林定义为接班人)

戈林:法庭上拒不认罪,主审法官:出众的枭雄-

被希特勒大骂为叛徒,在其自杀前留下的遗书之中,戈林被希特勒剥夺了一切荣誉和职位。戈林梦寐以求的德国领导人之位,也落入了曾经的纳粹德国潜艇舰队总司令卡尔·邓尼茨手中。

但是戈林并未因为希特勒的遗书,认为自己在纳粹德国地位被击碎了。当邓尼茨决定跟美国为代表的盟军谈判之时,戈林自告奋勇的说自己是最合适的人选,他可以给德国一个“荣誉和平”,但邓尼茨并未理睬他。

然而受到邓尼茨冷落的戈林并未放弃自己代表德国去谈判的想法,邓尼茨不让他去,他就带着自己的随从开车找美军,主动把自己送进美国军营。

由于当时如何处置纳粹高官的讨论,在盟军高层还未得出统一的答案,接纳戈林的美国军营出于谨慎的态度给了戈林VIP待遇,不但好吃好喝的招待着,还给其开欢迎宴。

戈林:法庭上拒不认罪,主审法官:出众的枭雄-

但这样的VIP生活并未持续多久,进入5月之后盟军高层的主流意见,已经基本定调为了对纳粹高官进行完全追责,以此警示后面试图发动战争的人。

因而在艾森豪威尔的亲自命令之下,戈林被扔进了蒙道夫战俘营,在此之前他一直视为珍宝的“元帅权杖”、“英雄勋章”皆被没收。

然而虽然盟军已经定调“追责”,戈林本人也被作为必须严惩的对象,但戈林依旧没有放弃他所谓的“荣誉和平”。

在审判之时他积极的拉拢其他战犯,让他们和自己一起构建所谓的拥护纳粹与希特勒的统一战线,否定纳粹在发动战争的罪行,将纽伦堡审判曲解为战胜国对战败国的成王败寇式的判决,只能代表暴力强权,不能代表公义。

戈林:法庭上拒不认罪,主审法官:出众的枭雄-

与此同时由于检察官在提交证据,证明戈林有罪之时,对证据本身没有做到足够的严谨也给他“反抗”的可乘之机,譬如检察官援引一份德国文件,证明戈林策划的“解放莱茵河地区”违反了《凡尔赛和约》。

结果被戈林指出翻译有误,文件中并没有提出什么“解放”,而是万一动员时“清理”莱茵河河道障碍,以利航行。且戈林的质疑通过当场的专家验证之后,确实是对的。

因而在类似挑漏之中,戈林一度“主宰”了整个审判过程,为此来自英国的纽伦堡主审法官诺曼·博凯特事后评价道:被告席上坐着一个也许具有邪恶本质,却十分出众的枭雄。

当然“罪恶”那里能够战胜“正义”,在德国侵略、奴役它国历史事实面前,纵使戈林能言善辩,最后也在更多的铁证前“哑口无言”了,法庭最终判了戈林“绞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