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1月14日,为了能够彻底解决德军对列宁格勒的战略封锁,苏联对盘踞在列宁格勒和诺夫哥罗德地区的德国“北方”集团军发起了猛攻,把苏德对抗线向西推进220~280公里,吹响了苏军正式反攻的号角。

纳粹德国的恐怖生产力,苏军兵临本土,它依旧能重新武装200万人-

此后苏联乘胜追击,相继打响了右岸乌克兰战役、敖德萨战役与克里米亚战役、维堡战役与斯维里—彼罗扎沃茨克战役、白俄罗斯战役、利沃夫—桑多梅日战役、雅西—基什尼奥夫战役、波罗的海沿岸战役、布达佩斯战役为中心的若干战役、佩特萨莫—希尔克内斯战役。

随着11月1日苏军通过佩特萨莫—希尔克内斯战役击溃了贝辰加地区的德军,将反法西斯胜利带进了挪威,整个1944年苏联通过10场大战,彻底打了一个翻身仗。

德军约136个师被其彻底歼灭,苏军的坦克得以进逼德国本土,此情此情很难让人想到,3年前的德国人是那么的趾高气扬的把坦克开进苏联。

然而虽然德国在苏德战争前线节节失败,手中能够完全控制的土地越来越少,但在“恶魔”希特勒的领导下,并未抛弃“邪恶”拥抱“光明”,而是选择“负隅顽抗”。

纳粹德国的恐怖生产力,苏军兵临本土,它依旧能重新武装200万人-

至于谁给了它“顽抗”的资本,从工业生产的角度上看,是一位叫施佩尔的纳粹部长,他的职位全称叫军备与战时生产部,主管纳粹政府负责下的所有民用、军用的工业生产。

且从结果来看,这位部长完成的非常优秀,根据《战略轰炸的影响》一书记载,在德国面对英美战机日夜不停空袭的1943年,德国军备生产平均却比1942年高出56%。

而更让世人“恐怖”的是,根据施佩尔在纽伦堡战犯席上的发言,他个人对于德国军备生产能力的提升,并未因为德军在前线接连打败仗而高开低走。

相反的月生产能力不断的创造新高,整个战争期间军火生产的顶点在1944年8月,飞机生产则是9月,大炮甚至是在12月。

纳粹德国的恐怖生产力,苏军兵临本土,它依旧能重新武装200万人-

对此施佩尔“自豪”的强调,就在苏联人把德国人赶出国土的1944年,从装备的角度来看,他完全可以再为德国组建200万军队,其中包括40个装甲师。

但是让施佩尔遗憾的是找错了组织,他拼命的生产武器,并不能帮助“黑暗”战胜“光明”,上帝是更爱“光明”的一方。1944年5月在英美空军的协同作战之下,德国石油生产基地接连受损,直接造成德军失去了90%的燃料。

如此一来的直接结果即为,施佩尔生产出了坦克和装甲车,但是因为没有油个个都成了趴在地上的“病猫”。

面对自己使力是“无用功”的尴尬,1945年3月15日,施佩尔不得不上书希特勒,表示就军事意义而言,战争也不能再进行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