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初随着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完成,人类生产力再次踏入了新的台阶,国际形势也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涌现出了以德国为代表,国力直逼英法等第一次工业革命赢家的新兴工业国家。

二战中的德国,是如何狡辩自己“无耻”的掠夺行为?-

而地球资源的总量是不变的,德国想进一步发展自己,不可避免的要从英法等前辈手中抢夺资源。为此地球形成了同盟国和协约国两大对峙集团,他们为了有限的资源相互“敌视”着。

但战争一旦爆发毕将出现大规模的人员死亡,而这只要是一个正常的人都不愿意看到,所以虽然同盟国和协约国争斗的很激烈,1907年6月15日双方还是在今荷兰南荷兰省的海牙举行了和平会议。

根据会议的精神,国家间解决争端时,需最优先使用和平谈判的方式,且就算争端不得不诉诸于武力,也必须限制在可控的范围内,避免因战争过于残忍,把人类这个种群送上了“灭亡”之路。

至于怎样限制不可避免的战争,“和平会议”在6月15日到10月18日长达4个月的时间里,谨慎敲打出了由全新的13项公约和1项宣言组成的1907年海牙公约,以战争法规的形式规范“未来战争”。

二战中的德国,是如何狡辩自己“无耻”的掠夺行为?-

1939年9月1日德国闪击波兰,打响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因德国是“1907年海牙公约”最重要的倡导者,德国的宣传部门起初是始终咬紧着公约内容发声。

当全世界人民指责德国在波兰军队完全放弃抵抗之后,依旧“迫害”当地百姓的行为是“非法”,并要求德国结束战争退出波兰以及其他占领区时,德国宣传部门有恃无恐的搬出了“海牙公约”。

它们坚称被占领国的政府并未跟德国政府签订停战协议,因而德国士兵的行为依旧属于战时特殊情况,而根据“1907年海牙公约”的规定“当合法政权的权力一旦转入占领国的手内后,占领国有权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来恢复且确保公共秩序与安全”,所以德国军人的行为是完全属于正常范围内,并不需要被指责。

然而德国宣传部门引用的公约内容还有让人不怎么舒服的后半句“除遭到绝对的妨碍外,应尊重占领区现行的法律”。

而这一段话德国人在实际操作中显然没有做到,在占领包括波兰在内的欧洲其他国家领土之后,德国立马马不停蹄的控制了当地“立法部门”,将法律完全按照有利于德国利益的方向任意调整,当地的现行法律从形式上沦为德国统治者的手令,一纸“合理合法”掠夺当地资源、财富的催命符。

二战中的德国,是如何狡辩自己“无耻”的掠夺行为?-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德国宣传部门卖力的把自己国家的“掠夺”行为掩盖在“合法”二字之下,但随着德国占领区越来越多,“掠夺”的力度越发的强,“合法”二字在世界人民的“唾弃声”中“土崩瓦解”。

但德国宣传部门维护自身祖国“声誉”的工作并未停滞,当“合法”站不住脚之后,它们宣布把那个“法”给彻底的撕掉,诡辩说1907年海牙公约的条款过时了。

称公约撰写之时,是建立在两国交战只是双方军队与政府的事,跟一般的平民没有丝毫交集的背景下,而他们德国人正打的战争是“总体战”,交战双方都是全国人民都上马。

所以为了保证德国人在占领区能够安全的生存下去,不干涉占领区百姓生活的“1907年海牙公约”不适用了,占领区每个人都可能是敌人,若不干涉等同于把命交给了对手。

但是尴尬的是,在自己已占领区高调宣布“1907年海牙公约”是个过时的文件之时,德国人去占领别人时,要求对手一定要遵守公约,且以公约为自己的占领行为合法化,真可谓是只能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袁载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