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的德国第15期,深挖历史细节,不说耳熟能详的事

1940年4月9日凌晨,德国为了能够在对英国的战争中取得地理优势,顶着英国人全面的海上封锁,以50余艘各式战舰为载体,运送约1万名官兵队对北欧大国挪威进行奇袭。

“叛徒”不好当,二战出卖祖国当带路党,事后遭纳粹官员“嫌弃”-

而就在德国官兵在登上挪威土地的那一刻,立马得到了一批神秘挪威人的热烈欢迎,这群人归属于一个叫维德孔·吉斯林的挪威政客。吉斯林是个狂热的纳粹主义分子,1939年12月14日觐见希特勒之时,直截了当的宣布,只要德国进攻挪威,他就甘当急先锋。

然而虽然吉斯林在德国占领挪威之时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当德国完全控制挪威之后,当地的德国官员并没有直接给予吉斯林统治挪威的特权,甚至没有让他染指纳粹统治挪威的“秩序核心”。

即虽然德国官方恭敬的说吉斯林是德国的“大功臣”,但在早期始终不给其丝毫的“权力”。以至于迫使吉斯林1940年8月上希特勒那里“告御状”,说德国在挪威的专员特博文一点支持都不给他,完全把他当“小透明”。

至于为什么特博文不给权力?因为特博文认为通过扶持一个政治家当傀儡来间接统治挪威,相对于他直接统治挪威,所给德国带来的利益明显要低很多,傀儡只会拖慢他的统治秩序。

“叛徒”不好当,二战出卖祖国当带路党,事后遭纳粹官员“嫌弃”-

所以在怎样统治挪威的问题上,特博文坚定执行了以自己为中心的秩序,首先他在地方行政层面大量投入完全听命于自己的“区专员”去监督地方施政,保证对地方事务的全盘掌握。

再而在挪威政府中央级相继成立所谓的“行政委员会”以及设立“临时国务参议员”,完成对挪威政府施政方针大方向的控制。如此一来依托“区专员”、“临时国务参议员”特博文在挪威构建了对自己绝对听话的“权力网”。

相对的挪威汉奸头子吉斯林的作用就显的不那么重要,所以在特博文统治挪威早期,吉斯林不但不是提高其统治效率的工具,反而成为了一种潜在的权力威胁。

但是德国统治者内部并非所有人都支持特博文在挪威大搞“独裁统治”,以驻挪威的海军司令官雷德尔为首的德国军方势力,就非常的反感特博文的行为。

“叛徒”不好当,二战出卖祖国当带路党,事后遭纳粹官员“嫌弃”-

基于没有一个民族或者国家,希望自己的统治者是一个毫不相干的外来者的思维考虑,雷德尔认为让作为挪威人的吉斯林统治挪威,德国从背后遥控操作的方式,远远好于自己直接控制,明着跟挪威的反抗势力对抗。

所以在他眼中特博文的行为除了加大了军方的压力外(不得不派出更多的士兵去维持治安和打击反抗势力),并没有任何所谓的提高效率。

因而在1942年雷德尔拉着自己搭档海军上将鲍姆直接给希特勒告“御状”,强调特博文是因为“私利”打压德国的优质“搭档”吉斯林,促使德国在挪威的统治成本急剧上升,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德国的利益。

作为对2位军方高层的回应,希特勒亲自给吉斯林拍电,让他放下部分手中的权力,在保证挪威实际控制权的同时,给“搭档”吉斯林一点“空间”,1942年2月1日,在不甘心之中特博文同意了组建吉斯林所领导的“挪威民族政府”。

文:袁载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