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荷兰“大汉奸”使劲表忠心,德国长官却说:必要时抛弃

二战中的德国第14期,深挖历史细节,不说耳熟能详的事

1940年5月10日作为法国战役的“补充”作战,德国人的“铁蹄”毅然踏进了荷兰。虽然荷兰军队依托第二大城市鹿特丹坚固的防御工事进行了顽强的抵抗,

二战时荷兰“大汉奸”使劲表忠心,德国长官却说:必要时抛弃-

但无奈整个法国战役局势都已倒向了德国,英国军队、法国军队都在节节败退,5月14日前后荷兰政府在避免更多伤亡代价的理由下,向纳粹德国举起了白旗,接受德国人统治。

由于德国元首希特勒在二战开打之前,大肆鼓励其他国家开展所谓的纳粹运动,使自身在意识形态上变的跟德国相同,因而欧洲各国都有着不少纳粹主义团队。

所以当德国军队踏入荷兰的一瞬间,立马迎来了荷兰纳粹运动领袖米塞的热情。为了能够在德国占领后,最大限度提高自身的权力,米塞以一种迎接“王师”的心态卑微的为纳粹军队服务。

除了亲力亲为的帮助纳粹军官抓反纳粹分子外,还积极的安抚荷兰的普通百姓们不要因为德国人的到来而慌张,把德国的侵略美化成一种“解放”。

二战时荷兰“大汉奸”使劲表忠心,德国长官却说:必要时抛弃-

然而虽然米塞表现出了荷兰“大汉奸”的姿态,但是他的行为并未获得时任德国荷兰总督阿图尔·赛斯-英夸特的肯定。英夸特从为自己在荷兰建立绝对权威的方向考虑,不需要荷兰出现一个政治强势人物,就算那个人物一再表示忠心于他也不行。

英夸特需要自己对荷兰上下了如指掌,所在他在荷兰并未扶持一个单一的傀儡来进行遥控操作,而是成立了4个“委员会”,对荷兰的行政、司法、财政等事务进行分门别类的监督。

而这个监督的性质跟中国明朝锦衣卫的监督很像,英夸特定义中的委员会是自己鹰犬部门,其中的委员们不是行政官员,不负责具体去干一件维持荷兰社会运作的事,只是负责去监督干事的人是不是忠心于英夸特以及纳粹德国。

如此一来以“委员会”为触角,英夸特在不影响荷兰原有行政秩序的基础上,完成了对荷兰事务的全方面掌控,成为荷兰政府背后真正的“王”。

二战时荷兰“大汉奸”使劲表忠心,德国长官却说:必要时抛弃-

英夸特

但是英夸特的“如意算盘”没能打多久,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德国不得不把军队大规模抽调到东方参战,荷兰的反纳粹力量认为是驱逐德国的好机会,因此荷兰各式各样的反抗运动此起披伏。

为了让荷兰秩序不彻底的崩溃,英夸特不得不启用了他一直冷落的米塞,希望他以荷兰人的身份,帮助自己安抚荷兰地区局势。

1941年12月14日米塞的荷兰纳粹党成为荷兰唯一的政党。紧接着在1942年末,经过德国本土的同意,英夸特还给米塞戴上了“荷兰元首”的称号,原本被英夸特死死捏在手中的荷兰民政也逐步放权给了米塞领导的荷兰政府。

然而虽然英夸特给了米塞“独掌”荷兰大权的机会,但是并不代表英夸特喜欢上了米塞,根据党卫队在1943年1月12日的会议记载,在问及米塞的地位之时,英夸特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只是为了必要时再把他抛弃。

喜欢()
热门搜索
袁载誉
站长
297 文章
1 评论
13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