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的德国第11期,深挖历史细节,不说耳熟能详的事

德国纳粹党在希特勒的带领下,借助一战后的全球经济萧条,成功获得德国的执政权。并在上台后依托一系列的“独裁”法令,确立德国纳粹党在事实上凌驾德国政府之上的国家组织结构。

德国纳粹党的权力被严重误解,曾在德军占领区被禁止自由活动-

也正因如此,当德国自1939年发动“闪击波兰”之后,大家都理所当然的认为德国纳粹党迎来黄金期,它可以大踏步的将权力的触角伸进所有德军占领区。

它们在德国本土一样,取代当地的地方行政机构,做地方政府的太上皇。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对此小袁的观点是“德国纳粹党的权力被严重误解”。

纳粹党作为德国法西斯的直接化身,在战争爆发后其也确实做好了出面掌管占领区的准备.但是希特勒并没有给它们机会,只给了一个当“辅助”的授权。

即帮助当地的行政长官安抚治下的百姓,避免出现大规模的反抗情绪,以及落实同化占领区居民的希特勒最高指示。

德国纳粹党的权力被严重误解,曾在德军占领区被禁止自由活动-

因而在只能当“辅助”的背景下,德国纳粹党整个二战期间,在德军占领区的主要工作都是在当地居民中,成立信奉纳粹党思想的”特殊”地方分支。

至于怎样让当地人心甘情愿地加入自己的“傀儡机构”?纳粹党除了在当地挑选纳粹思想铁杆粉丝当头目,让他们凭借是当地人的身份感染他人加入之外。

最重要的方式是给当地的权贵送上一堆的“好人卡”,二战前期德国军队高歌猛进阶段,欧洲大陆有大批舆论认为以后的欧洲秩序真的到了德国人高高在上的阶段。

如此一来德国国籍一时间成为最抢手的“好人卡”,大量德军占领区的有钱人、有权人纷纷为了它争的面红耳赤。而也正是因为这种迫切的需要,德国纳粹党策划了加入纳粹性质地方组织,赢取德国国籍的“大酬宾”活动。

德国纳粹党的权力被严重误解,曾在德军占领区被禁止自由活动-

根据“大酬宾”的细则,只要加入“组织”,并在组织中担任稳定的公职或者是为组织的发展,做出卓越的贡献。德国纳粹党可以为他开辟办理德国国籍的绿色通道。

与此同时对于当地的普通居民,纳粹党也没有放弃,对于这群人虽然不会给“国籍”,但是提供“安全”。只要加入德国纳粹党扶持组织,即被给予一种忠于纳粹德国身份,有了这个身份在占领区可以避免被无限制的剥削,基本的生存安全没有问题。

因而在“安全”和“高高在上”的“诱惑”之下,德国纳粹党在德军占领区的发展不错,其下属地方组织的成员与日俱增。其中在今天法国洛林地区的纳粹党“傀儡组织”发展的最耀眼,一度高调宣布自己所在地区98%的居民都是自己的成员。

而当有了这广大的“群众基础”之后,德国纳粹党官员的心开始澎湃起来,曾经一度想着效仿当年德国本土的历史经验,让纳粹党凌驾当地政府之上。

德国纳粹党的权力被严重误解,曾在德军占领区被禁止自由活动-

但这当即被其领袖希特勒给否决了,1940年前后希特勒明确表示在德军占领区信奉“领袖原则”,即在每一块被占领区,他亲自任命的“代表”,才是最高权力决策人。

当地的纳粹党组织服从“代表”的指令,而非德国本土纳粹党本部的指令,简而言之即德国纳粹党的权力仅限于德国本土以及确定要加入本土的地方,其他德军占领区不归它管。

在“德国纳粹党权力不出本土”的希特勒指示之下,那些德国纳粹党扶持的“特殊分支”开始相继政党化,这不1940年10月,荷兰的“特殊分支”摇身一变成了荷兰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

而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威,希特勒的地方“代表”们也积极的行动着,1942年国防部长兼德国东方占领区最高领袖罗森贝格,下令自己辖区内的德国纳粹党机构,停止一切自由活动,此后所有活动行为必须通过他批准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