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传统的印象之中,纳粹党自1932年以33.1%的得票率成为德国国会第一大党之后,德国就进入了全面纳粹化时代,尤其是在纳粹政府带领德国,抢先从1929年经济危机的折磨中走出来之后。

陆军情报首长“反纳粹”,二战时鲜为人知的德国内斗-

1936年纳粹政府要突破凡尔赛条约,武力要回被法国实际控制的德国故土莱茵兰之时,曾为此行为做了一个“全民公决”,结果为4500万德国登记选民中约98.8%的人,选择支持政府的“突破行动”。

然而虽然纳粹党在对外决策上做到了“一呼百应”,但是德国内部反对纳粹政府的人大有人在,其中由德国参谋总长贝克和谍报局首长威廉 卡纳里斯组建的“反纳粹”组织最为有“杀伤力”。

贝克的全名叫路德维希·贝克,是为一战后的德国军队元老,军衔做到了陆军上将,职位官居参谋总长。因纳粹党上台后积极秘密的扩张军队,他曾将纳粹政权视为德国的“救星”。

但是当纳粹党在1938年选择政治冒险,武力挑战英法秩序之后,贝克选择站在了纳粹政权的对立面,他认为德国当时的实力不足以支撑其颠覆英法的世界秩序。

陆军情报首长“反纳粹”,二战时鲜为人知的德国内斗-

强行打下去只会重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下场,为此他还曾怒骂纳粹党“如果今日的领袖们违背了自己的政治常识和良知而轻举妄动,历史就将为他们记下一笔血债”。

也正因他跟纳粹政权的格格不入,1938年8月27日被要求辞去参谋总长的职位。然而虽然不在官位上了,但是他反纳粹的心从未停止。

出于借纳粹政府兼并捷克引发英法制裁,推翻纳粹政府的需要,依托自身在德国军界经营多年的人脉,贝克拉拢柏林驻军长官维茨勒本组建了反纳粹组织。

并计划只要英法在外交上施压纳粹政权,他们就“揭竿而起”。但遗憾的是英法的外交家们选择了进行“慕尼黑阴谋”,纵容纳粹吞并捷克领土。

陆军情报首长“反纳粹”,二战时鲜为人知的德国内斗-

直接将纳粹政权的德国国内支持推上了不容置疑的高度,贝克的反纳粹组织被迫偃旗息鼓,隐藏在纳粹政权内部伺机而动,而为他们提供掩护的是时任谍报局首长威廉 卡纳里斯。

在卡纳里斯的默许下,当时德国陆军整个反谍报系统成为德国反纳粹组织最坚强的后盾。但是卡纳里斯跟贝克并非同道中人,他反对贝克要政变的行为,认为应该从政治上“温柔”的请纳粹党放权。

所以作为反纳粹组织中最有力的存在,卡纳里斯从未利用自身权利武力打击纳粹政权,仅仅是在暗处保护那些被纳粹政权追杀的“反纳粹”分子。

然而虽然卡纳里斯很“佛性”,但是纳粹政权自己的特务头子希姆莱并未放过他,1943年希姆莱率部肢解了“谍报局”,作为首长的卡纳里斯被撤职。

同样的虽然卡纳里斯没了官职,出于对他以往行为的肯定,其依旧被反纳粹组织视为领袖之一,所以当1944年的“七.二零狼穴炸弹”之后,反纳粹组织立刻请他和贝克出来主持大局。

但也正因反纳粹组织的信任,这位情报头子送了命,狼穴炸弹并未炸死希特勒,希特勒当即下令全德国追查,贝克、卡纳里斯因是领袖之一相继被希姆莱处决。(袁载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