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漫步在杭州市西湖区孤山路之时,一个奇异的“仿青铜样式”招牌,往往会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而凑近一看上面大大的写着6个大字“浙江省博物馆”,而小袁今天跟大家聊一聊,里面藏着的一件让人看了“脸红”且身负未解之谜的国宝级文物。

战国伎乐铜房屋模型:跪坐六人、束发裸身,身负未解之谜-

1982年3月,绍兴市坡塘狮龛子山306号春秋战国墓紧张的挖掘现场,突然传出了阵阵惊叹之声,专家们在一个不起眼的壁龛中,缓缓的抬出了一个精美的“房屋模型”。

该模型从上往下看的俯视图呈长方形,专家用手摸之后确定是通体青铜构成,事后用尺子测量得出的数据为通高17厘米,面宽13里面,进深11.5。

然而别看这个“模型”的尺寸不怎么大,但仔细看下去,不难发现这工艺是真的复杂,模型呈现“空心”状态,即整个模型是“空心盒子”。

在这个状态之下,两根柱子将“空心”分割成了3个开间,且三个开间并没有墙相隔离。而更让惊叹的是,在这个“空心”的两侧还放下了呈吹笙、抚琴、执槌击鼓、执棍击筑姿态的4个小人。

战国伎乐铜房屋模型:跪坐六人、束发裸身,身负未解之谜-

因材质是青铜器、加之整个“模型”的结构,只有正前面是空的,上下、左右以及后都有围墙,制造这个“模型”的工人需要解决“如何将整块青铜块”掏空,然后造型的问题。

至于工人最后是怎样解决的,因时间已经过了约2000年了,早已无从考证。但根据屋顶、柱子和地面均有类似“焊接”的痕迹,专家们往往认为工人并没有掏空青铜器。

而是先做底座、然后放小人,接着把四周的墙给树立起来,最后才把大大的屋顶盖下来。与此同时除了4个在玩乐器的小人外。

在3个开间的正中央之处,还有2个小人双手相交于小腹,头微微的向前,呈现着在吟唱着的姿态。也正是因为这个姿势,专家们亲切地给其取名为“战国伎乐铜房屋模型”。

而让人“脸红”的是,这6个小人的装扮太“前卫”,完全呈现为“束发裸身”。考虑到中国自古都是“礼义”之邦,除了少数“变态”的君主,纵观整个历史长河,在古代几乎不可能让人“束发裸身”的演出。

战国伎乐铜房屋模型:跪坐六人、束发裸身,身负未解之谜-

所以“战国伎乐铜房屋模型”这个名字取得是有争议的,目前在主流的“伎乐铜房”之外,还流传着有2个不少人支持的观点,2者均认为“伎乐铜房”不是在表演正常的节目“伎乐”,博取观看者的“笑口颜开”。

而是提出了“房中乐”、“祭祀”的说法。其中“房中乐”是指部分古时的权贵,为了满足自己在“性欲”上的需求,制作出的类似今天A片的表演形式。

再而是“祭祀”,这种观点的支持者,拿出的论据是《史记》和“战国伎乐铜房屋模型”屋顶上那个高高立起的1根铜柱,这个铜柱顶上有个大尾鸠。

而据《史记》记载当时活跃在今江浙地区的吴越之民,有着信奉“鸟类”图腾的传统,所以“大尾鸠”屹立在最高点,可能是在进行某种“祭祀仪式”。

但遗憾的是不管是“伎乐”、“祭祀”还是“房中乐”,均没有找到充足的铁证,证明自己是完全正确的。所以“战国伎乐铜房屋模型”中的小人究竟在干嘛,至今是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