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2年的某一天,湖南省桃源县漆家河山区突迎狂风暴雨,在“哗啦哗啦”的雨水洗刷下一件来自商朝晚期的青铜器“皿天全方罍”,从深埋它的泥土中“显露”出了“真身”,且“不幸”被当地一名农民发现后搬回了家。

皿天全方罍:中国半价买回,购买协议要求“永远不能再拍卖”-

因“皿天全方罍”足足有84.8厘米高,是个非常大的家伙,农民完全无法做到悄悄的把它搬回家,于是农民在山区找到个“宝贝”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乡里。

一个石姓古董商听闻之后,立马去农民家查看,并一眼看出了这是件了不起的宝贝,于是张口就开出了400块银元。但因商人开出的这个价格,对于“农民家庭”来说简直就是天价,农民的长子新生了疑惑。

在古人世界的认知观里“商人无利不起早”,所以农民长子怀疑“皿天全方罍”的价格远不止400块银元,于是将“皿天全方罍”的盖子拿去找邻近小学的校长鉴定,这是他能够找到的最有学识的人了。

校长虽然不是考古大家,但通过多年的学习,他清晰的知道青铜器乃中国商周时期的产物,距离当今最少数千年了,而千年级文物本身就是无价之宝。

于是立马开出了2倍的价格,即800块银元购买。农民的长子见价格翻了一番甚至开心,马不停蹄的回家搬剩下的“皿天全方罍”身子,但无奈他的父亲在考古商人的游说下,没能等到长子的好消息就出手了。至此“皿天全方罍”进入了“身首异处”的尴尬之中。

皿天全方罍:中国半价买回,购买协议要求“永远不能再拍卖”-

石姓古董商是个典型的商人,当“宝贝”到手之后,立马前往当时的中国经济中心上海,将之转卖给了上海大古玩家李文卿和马长生赚了一个跑路的差价。

而李文卿和马长生也是商人,他2人深知海外对中国的古代文物估值非常高,于是立马飞奔去了美国,在那里以80万美金的价格转卖给了石油大亨洛克菲勒。

与此同时“皿天全方罍”的盖子,因清末民初的兵荒马乱,落入了地方军阀“周磐”手里。而当时的民国中央政府曾数次“追缴”,但都在“周磐”的狡猾推脱中“一场空”。

新中国成立之后的1956年,作为败将的周磐才将“盖子”献出来给湖南省博物馆保存。“皿天全方罍”身子则在洛克菲勒手中流出后,又辗转数位收藏家之后,于2001年出现在国际顶级拍卖行佳士得。

面对这场对中国文物的“拍卖”,上海博物馆与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曾打响了一场迎国宝“回家”的战役,二者派遣代表携带巨资去竞价。

皿天全方罍:中国半价买回,购买协议要求“永远不能再拍卖”-

但无奈这一次中国博物馆把钱给带少了,一位法国人以924.6万美元拿下了“皿天全方罍”身子,这个价格足足高了中国博物馆最高报价的四成,“国宝”不得不遗憾的继续漂流海外。

2014年3月“皿天全方罍”身子再次现身佳士得拍卖行,这一次作为“皿天全方罍”盖子收藏方的湖南省博物馆出手了,它下定决心要让“皿天全方罍”的身子和盖子“九九归一”。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湖南省博物馆特意打造了一个盖子的3D模型,带过去跟卖方、拍卖行展示,两件物件本为一体,若能成全二者重归一体,将是史学界千古流传的美谈。

最后湖南省博物馆的亲情牌打动了卖方,2014年3月19日卖方同意以拍卖行估价一半的价格(约2000万美元)卖于湖南省博物馆,成全“身首合一、完罍归湘”的美谈。

与此同时为了打消卖方担心自己的“好意”,日后被不怀好意之人利用,湖南省博物馆在买方协议中做了“永久收藏,永远不再出现在拍卖会上”的庄严承诺。

袁载誉,知名历史撰稿人,专注世界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