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之所以要在1939年“闪击波兰”,将其作为自己打响二战的试刀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凡尔赛条约》赋予波兰的“波兰走廊”将德国本土和东普鲁士分割了,即波兰人“霸占”着德国的土地。

对波兰人下手,能最大程度激起德国民众的民族情结,为希特勒换取更多支持。但当我们翻开历史书,发现了一个足以让希特勒或者说那个时代所有的德国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崩溃的事实,德国前身普鲁士立国之时,国王需效忠波兰国王。

现代德国在历史传承上是归属于普鲁士公国,而该公国的第一任统治者阿尔布雷希特,在1525年前后建立普鲁士公国的时候,是明确表示臣服于波兰国王。至于他为什么要如此做?

时间我们要回到15世纪初,那时波德平原处于2权争霸阶段,西边的条顿骑士团和东边的波兰立陶宛联邦为了平原的主宰权连连征战,并于1410年进行“灭国级”决战。

1410年7月15日,波兰立陶宛联邦在“领袖”瓦迪斯瓦夫二世·亚盖洛的带领下,集结波德平原、东欧平原各方斯拉夫人势力,凑出约4.5万人的大军向条顿骑士团发起了最后冲击。

当然条顿骑士团不会坐以待毙,约3.9万名骑士团军人在格伦瓦尔德、坦嫩贝格地区严阵以待。由于双方都做了充足的准备,战斗打的异常的激烈,血色几乎染红了整个天空,撕心裂肺的喊杀声响破天际。

如此般的冲杀在连续数次之后,可能是人数略少的原因,条顿骑士团士兵较波兰立陶宛联邦的士兵更早显露出了疲惫之意,且还被波兰人果断抓住了,随之而来的结果不言多语,条顿骑士团士兵在波兰人排山倒海的“怒吼”声全线崩溃。

经此一战条顿骑士团元气大伤,失去了在波德平原争锋波兰立陶宛的实力,并沦为了波兰立陶宛联邦的附属势力。而波兰人因此走上了历史的最顶端——称霸东欧。

然而虽然条顿骑士团臣服了波兰,但由于其有着强悍的军力,波兰权贵对它的监视从未减弱。因而就有了1510年条顿骑士团为了减少波兰对骑士团的防备之心,将波兰国王齐格蒙特一世的侄子阿尔布雷希特选为大团长。

与此同时马丁·路德的新教运动传入条顿骑士团的辖属地,在马丁·路德的游说下新大团长阿尔布雷希特萌生了要将条顿骑士团世俗化的想法,建立以自己家族为大公的普鲁士公国。

而这种将教廷财产“私人化”的决定,不可避免的遭受到了骑士团内部铁杆的教廷支持者的反对,条顿骑士团内战一触即发。但就在阿尔布雷希特进退为难之时,波兰国王出手了。

考虑到只要条顿骑士团还是骑士团,在法律上永远归属教廷,不会完全归波兰,因而波兰国王强势介入支持条顿骑士团世俗化,建立普鲁士公国。

当然波兰的支持不是“免费”的,新立国的普鲁士在“主权”上必须归属于波兰,法律上是波兰国王的一块封地,时间是1525年2月10日。

配图来源网络,未发现版权声明,版权人若觉不妥,联系我们!立马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