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越南出土的中国先秦时间段的文物,看上去跟四川三星堆长的非常的相似,因而不少越南学者开始提出四川人和越南人可能在文化上是“同宗兄弟”。

如此言论一出惹的中国网民哄堂大笑“痴人说梦话”,然而我们翻开历史书,越南学者的假设并非“空穴来风”,大约是在秦国的秦惠文王时期,由于商鞅变法的巨大红利,那时的秦国已从落后“蛮夷之地”,摇身一变成“虎狼之国”。

并且开始了东进中原的战略计划,而打仗意味着大量亲壮年劳动力将不能从事生产工作,因而秦国急需一个高产的产粮地,而那时坐拥今天四川的蜀国,正是以高产粮食著称。

于是秦惠文王下令全力灭蜀,至于怎样灭的?《本蜀论》:“秦惠王欲伐蜀而不知道(路),作五石牛,以金置尾下,言能屎金,蜀王负力,令五丁引之,成(蜀)道。秦使张仪、司马错寻路灭蜀,因曰石牛道。”

然而虽然秦惠文王击溃了蜀国的政权,但当时并没能将整个蜀国王族给一锅端了,那时一个叫蜀泮的王子在侍卫的帮助下,逃出了秦国军队的包围圈,并在川南之地组织民众反抗秦国“侵略”。

但由于秦国正值鼎盛期,国力碾压状态下,蜀泮的活动空间日益被压缩,最终被秦军赶出了原蜀国之地。但蜀泮是个意志坚强的王子,他没有被秦国的强势所屈服、

“任性”的带领忠心于蜀国王族的约5万民众,向那时尚处于莽荒状态的中南半岛挺进,在那里他遇到的第一个对手是土著部落政权“文郎国”,而由于原蜀国早已进入封建奴隶制,在进化程度上是高了“文郎国”一大截。

因而直接结果为“文郎国”在蜀泮的一声高呼“冲锋”中灰飞烟灭了。在它的残骸上,蜀泮复兴了“大蜀国”,疆域约横跨整个越南北部地区,史书称其为“安阳国”,首都定于今越南河内以北的东英县。

与此同时古蜀人在越南北部落脚之后,为了生存,积极将成都平原实践多年的农耕灌溉技术传入越南北部,那些几乎整日完全靠摘果子、打猎为生的越南土著部落为了能够相对轻松的活下去,开始走出丛林。

加入了古蜀人行列,为“安阳国”的繁荣尽最大的一份力,所以从历史进程的贡献来说,古蜀人是“越南文明”不可缺失的“催化剂”,他让越南地区从“蛮夷”向“文明”大踏步的前进了。

然而好景不长,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一统中原,建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秦朝”,并且为了树立远超古代“贤帝”的不世之功,秦始皇于公元前219年下令对今福建、广西等地进行征服之战,史称“南征百越”。

而安阳国即为当时百越之中国力最强盛的势力之一,但它的强势是相对周边的部落级对手,面对完成大一统的秦朝巅峰之军,结果跟它的前辈“蜀国”一样,只能灰飞烟灭。

但由于那时的安阳国政权已经传承数十年之久,因而在秦灭安阳国时,古蜀人已经跟当地人进行了一代人的普遍通婚,而这些通婚的“混血儿”即为当今越南人的祖先之一。

综上可见以血缘来看部分越南人确实是跟四川人(古蜀人)有交集,称越南人、四川人(古蜀人)为“同宗兄弟”是有那么一定道理的。(袁载誉)

配图来源网络,版权人若觉不妥,联系我们,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