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翻开世界地图,指到德国的位置,地图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你德国的“首都”在柏林。但柏林并非自古就是德国“首都”,在面向大西洋的海边,有座叫“柯尼斯堡”的城市,曾经也当过德国的“首都”,且日子还非常的长。

德国最早的“首都”,如今却是俄罗斯的州,可能永远也要不回来了-

现代德国从根上说是条顿骑士团世俗化的结果,而这个来自罗马的军事武装,是如何获取了今德国这广袤的土地?时间节点可以追溯到1255年。

为了能够把普鲁士地区的“异教徒”完全剔除,条顿骑士团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的直接指示下,磨刀霍霍的杀向了普鲁士,因兵器和战术上的碾压,很快条顿骑士团就在当地站稳了脚跟。

而为了能够抵挡当地土著的疯狂反扑,骑士团在当地开始修建大量城堡作为防御壁垒,前文所提到的“柯尼斯堡”就是其中最坚固的壁垒之一。

1457年,条顿骑士团日防夜防的普鲁士部落,在骑士们无节制的压迫之下爆发了庞大的武装起义,作为条顿骑士团总部所在地的马尔堡城堡被瞬间践踏成废墟。

突围的骑士们在普鲁士土著部落的穷追猛打之下,逃进了“柯尼斯堡”设防,至此“柯尼斯堡”成为条顿骑士团的中心,而经过惨败的条顿骑士团早已风光不再,只能依托邻近的波兰守住仅剩下的东普鲁士版图。

德国最早的“首都”,如今却是俄罗斯的州,可能永远也要不回来了-

而在条顿骑士团衰败的同时,欧洲教廷对世俗政权的影响力也在日益减少,原本被教廷压在脚下的世俗王权,开始正式成为自身所管辖土地的绝对权威,欧洲政治世俗化成为不可逆的趋势。

正因如此在1525年条顿骑士团的大团长,高举新教改革的旗帜,从波兰王室手中拿到了普鲁士公爵的爵位,至此条顿骑士团开始向普鲁士公国转变。

但不幸的是骑士团团长一脉,通过世俗化获得爵位不久就“绝嗣”了,1568年因没有直系男性后代作为继承人,普鲁士公国邀请神圣罗马帝国勃兰登堡侯国的主人约翰·西吉斯蒙德,以末代公爵长婿的身份兼任普鲁士公爵的爵位。

然而由于西吉斯蒙德自己的领土是在柏林周边,作为大公的西吉斯蒙德以及其后人多是生活在柏林,因而渐渐的普鲁士公国被“边缘化”。

但是1701年1月18日普鲁士和勃兰登堡合并成为了普鲁士王国之时,第一任国王腓特烈一世依旧是选择在“柯尼斯堡”加冕自己的王冠。

德国最早的“首都”,如今却是俄罗斯的州,可能永远也要不回来了-

所以从法理上来说,作为现代德国的直接前生“普鲁士王国”的第一任首都即为“柯尼斯堡”,换句话说就是现代德国最早的首都是“柯尼斯堡”。

直到1871年,经过普鲁士王国多位君主的努力,普鲁士的版图扩展到了整个中欧地区,成为奥地利帝国之外最彪悍的日耳曼人国家,才因首都需尽量辐射更多版图的需要,自“柯尼斯堡”正式改成柏林。

再后来的故事大家就很熟悉了,首先是因为德国人输掉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柯尼斯堡”为首的东普鲁士地区,因一个叫波兰走廊的政治产物,分离出了德国以柏林为首的本土。

德国最早的“首都”,如今却是俄罗斯的州,可能永远也要不回来了-

再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战争狂人希特勒利用坦克大炮曾把德国版图连为一体,但随着德国再次输掉第二次世界大战,包括“柯尼斯堡”在内的东普鲁士北部落入了苏联人手中。

不久苏联人以《波茨坦协定》为依据,合法的将该地改称为“加里宁格勒州”。而为了防止当地人反抗,苏联军人拿着枪“温柔”的把绝大多数当地居民送回了德国。

至于德国还有没有机会收回该地?因当地居民几乎全是俄国人了,德国在当地几乎没有任何群众基础,加上这次“占有”受二战战后秩序文件《波茨坦协定》的保护,只要世界格局没有变化,德国高层根本不能碰这根线,否则就会被认为是对二战战后秩序有意见,将受到全世界人民“唾弃”。

配图来源网络,版权人若觉不妥,联系我们!立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