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社会随着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确定,以及全世界殖民地瓜分完毕的现状,不可避免的进入了停滞期,原本依靠殖民地扩张带来的经济高速增长一落千丈。

而与之恰恰相反的是大西洋彼岸的美国,由于美国独立之后,通过拿破仑战争、美墨战争获得了横跨整个北美大陆的版图,且除了东部原英国属洲外,均为未得到有效开发之地。因而当欧洲陷入停滞之时,美国依托“西进运动”进入了高速成长期。

20世纪初美国“热”的发紫,大量欧洲人宁可丢掉尊严也要去美国-

挤在邮轮上欧洲移民

若说那时的欧洲是个“颓废”的中年人无精打采,那美国就如同七八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所以大批陷入失业或者过得不如意的欧洲人,选择远渡重洋去美国寻找让自己飞黄腾达的生活。

20世纪初美国“热”的发紫,大量欧洲人宁可丢掉尊严也要去美国-

等待进入美国海关的欧洲移民

然而美国政府虽然嘴上喊的是美国欢迎所有怀揣美国梦之人,但在实际操作中依旧设有不小的门槛。位于纽约市曼哈顿区的埃利斯岛即为最重要的门槛执行区。

20世纪初美国“热”的发紫,大量欧洲人宁可丢掉尊严也要去美国-

埃利斯岛注册大厅

根据美国移民法案的要求,由纽约港口入关美国的移民,均必须在埃利斯岛上的一个注册大厅登记,在那里移民官员会对移民者进行包括健康、财产的全方面评估,以此判断移民者到达美国后能够自力更生,且为美国创造社会财富,而非浪费财政的贫穷救济金。

20世纪初美国“热”的发紫,大量欧洲人宁可丢掉尊严也要去美国-

移民官员正在给移民编号

在生活所逼迫下,那些原本站在全球国家“歧视链”顶层的欧洲人,在美国这个“后进生”面前低下了头颅,甚至当美国移民官员忽视他们的姓名,以数字代称之时都没有丝毫的反抗。

20世纪初美国“热”的发紫,大量欧洲人宁可丢掉尊严也要去美国-

站立歇息的移民们

20世纪初美国“热”的发紫,大量欧洲人宁可丢掉尊严也要去美国-

焦急等待检查的移民

欧洲有着传承千年的深厚家族观念,而名字是为家族的符号,因而对于绝大多数欧洲人来说,名字即等于一个人的荣誉。但对于那时迫切想进入美国的欧洲移民来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无所谓了,他们渴望通过美国的身体检查,进而真正踏上美国的“自由”国土,因而只要不是将他们赶回国,宁可丢掉尊严都会忍受住任何的“刁难”或者“轻视”。

20世纪初美国“热”的发紫,大量欧洲人宁可丢掉尊严也要去美国-

纽约贫民窟

而对于大多数只有基本生活技能(没有伤病,身子骨棒)的人来说,来到美国的他们并不意味着立马就能过上好日子,相对于欧洲社会来说,在这里他们仅仅只多了一份“艰苦”的工作,且因离开了祖业,一般都只能住进简陋的贫民区。

20世纪初美国“热”的发紫,大量欧洲人宁可丢掉尊严也要去美国-

贫民窟里的一家人

但是这群人并未放弃生活或者埋怨自己为什么要背井离乡,美国政府宣称的“人人都有机会成功”的美国梦依旧是他们坚定的信念,暂时的贫穷对于他们来说,只是自己没有努力够。

从美国1990年“移民法”明文规定1992年到1994年,每年给出70万个合法入境美国名额,非法移民却依旧“猖獗”的现状来看,移民美国在20世纪初,已成为包括欧洲人在内的移民首选国家,可以毫不扩张的说成“热”的发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