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德国人在拼写“法兰克”和“法兰西”时,往往都是直接用Frankreich,久而久之在中文语境中很多人将“法兰克”、“法兰西”当作一个意思,其实不然!从历史脉络来梳理,二者的区别是天差地别。

日耳曼部落

首先我们说什么是“法兰克”,它来源于一个名叫法兰克的日耳曼部落,约在公元486年其首领克洛维抓住西罗马帝国衰败的机会,伙同哥特、汪达尔等日耳曼部落南下将之取而代之。

从形式上看日耳曼部落南下灭西罗马跟中国东北的女真部落南下灭大明帝国是一个模样,都是以相对落后的游牧部落体灭掉了先进的农耕文明。

而法兰克部落是同期日耳曼部落中最有远见的团体,当大多数日耳曼部落靠武力压迫原罗马公民的反抗之时。它选择充分拥抱那时已经在原罗马公民间形成了信仰的“基督教”。

并跟基督教达成“君子协定”,法兰克这个部族皈依基督教,并在自己的统治范围内推行基督教,而作为交换整个基督教要确立法兰克继承西罗马帝国衣钵的合法性,为法兰克部族统治西欧背书。

基督教

由于有了基督教作为舆论工具,原罗马公民纷纷效忠法兰克,而这给法兰克部族的扩张提供了民心基础,所以法兰克部族的王查理得以在公元800年加冕成“查理大帝”,那时法兰克部族主导的法兰克王国已基本继承西罗马帝国版图。

但查理大帝的后人并没有为他守住家业,公元843年,为了结束查理大帝死后出现的内战,其子孙签署著名的《凡尔登和约》,将帝国直接分成东、西、中三个王国。

而我们现在熟悉的法国、德国、意大利等欧洲传统大国,正是上述三个法兰克王国演变而来,其中西法兰克是法国、东法兰克是德国、意大利则是中法兰克。

所以“法兰克”这次词按定义广度来看,他可谓包含几乎整个西欧诸国,至于法兰西从何而来,首先它不是西法兰克的简写,而是源自一场“改朝换代”。

诺曼人

法兰克入主西罗马帝国之后,它也并非“高枕无忧”,日耳曼部落的另一分支诺曼人,时刻南下侵扰西法兰克边境,为了能够杜绝这个边患,西法兰克的国王查理二世,任命了一个叫罗贝尔的猛将为巴黎伯爵,让他在北方抵御诺曼人。

而罗贝尔也没有让查理二世失望,虽没有将诺曼人彻底打跨,但使其不敢轻易南下。再后来罗贝尔不幸在某次战役中战死了,其子厄德继续接班抗抵,罗贝尔家族经过这一传承,开始成长为手握边防精兵的大贵族。

公元888年,依靠御敌有功,而查理二世的后人在其孙卡罗曼之后绝嗣了,厄德顺势坐上了西法兰克的国王,但由于没有正统的法兰克王族血脉。公元893年,西法兰克的贵族们推举出了查理二世儿子的私生子为查理三世反抗。

公元898年厄德突然去世,罗贝尔家族由于担心被全族清算,在其弟小罗贝尔的带领下放弃了王位,归位给了查理三世的“起义”大军,而作为“补偿”,小罗贝尔保住了巴黎伯爵的爵位。

法国国王出行

但小罗贝尔并未完全放弃王位,922年小罗贝尔再次起兵当国王。经过多次的交锋查理三世被俘,但是小罗贝尔因伤而亡,罗贝尔家族不得不推出其女婿勃艮第公爵鲁道夫为王救场。

然而虽然鲁道夫是国王,但西法兰克的实权依旧是在小罗贝尔的儿子大雨果手中,这个大雨果为了减少他人对他们家族没有西法兰克王族血脉的抵制,在鲁道夫之后,还一度将查理三世的后人从英国找回来当“傀儡国王”。

但其儿子雨果·卡佩没有他那么有顾虑,公元987年直接加冕为国王,而那时罗贝尔家族的爵位早已在几辈人的经营中,从巴黎伯爵升级为了“法兰西岛公爵”。

在登上王位之后,可能是出于撇清跟法兰克王国的原王室加洛林家族的关系,以及预防再因血统问题,遭遇先辈厄德的“滑铁卢”,罗贝尔家族不再强调自己是西法兰克国王,而是法兰西国王,罗贝尔家族没有传统王室血脉,但从雨果·卡佩这一辈起就是新王室血脉。

配图来源网络,没发现版权申明,版权人若觉不妥,联系我们